浅若素蓝

博赵
群里小伙伴的各种脑洞

一发群宣日常搞赵832031845

搞赵嘛?看他由冷静转到惊慌(或哭泣
搞赵嘛?索赵塔赵保安赵all赵or大楼X赵?
搞赵嘛?赵这么有范儿这么可爱不搞白不搞嘛
搞赵嘛?赵小小一只体型差超萌的
搞赵嘛?在他的楼里对他做一些(咳咳咳)毕竟隔音效果应该会不错
搞赵不是我们的错是他太可爱啦hh

群号:832031845
欢迎小伙伴儿来玩哦

深夜舔屏舔到丧失理想

都是老图了(表情包联系不到作者)

好看到炸裂

又帅气又有少年感

战?安。

阴雨濛濛。

尼德霍格单膝跪地,用剑支撑着身体,衣服上血迹斑斑,被雨水冲刷着流淌下了污浊的血水。他回头看了下那些即使知道大局已定却还在奋力拼搏的北地士兵,又抬头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,冰冷冷地要求决战的路易,苦笑了一下。

“可不可以,放他们走?”尼德霍格从没想到,自己会在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人面前,发出这样狼狈不堪的乞求。他突然想到了绫罗,那个执意保护凌云城被他用剑贯穿了腹部的女孩,他钦佩她,也嫉妒她,她在光明中,和路易那么般配。而行走在黑暗中的自己,怎么配站在那个如此耀眼的男人身边。

尼德霍格一直是个坚定的人,他从没后悔过当初的决定,可他也想过,自己作了这个决定,就再也没法回头了,那些曾经在身边的人,最后都会离开,成为自己的敌人。像洁洁云,像罗伊斯。可他.

路易清冷冷的声音将尼德霍格拉回现实,抬头,路易正直视着他。

“怎么?后悔了?”路易蹲下来,平视着他。

“你也来自北地,放他们走,我会留下。”伤口隐隐作痛,尼德霍格皱了皱眉头,尽量干净利落地说了这句话。他怔怔地看着蹲在面前的男孩,那个曾经温柔的小心翼翼的连笑都微皱着眉头的男孩。

“好,我同意。他们走,你留下。”路易站起身摆了摆手,示意将士停止厮杀,放北地军队离开。北地将士们望着尼德霍格,眼里满是担忧,尼德霍格挥挥手,表示自己没事。

看到北地将士离开,路易轻声说:“怎么样,起来吧,该我们了。”

尼德霍格撑着剑慢慢起身,直视着路易。

沉默。

尼德霍格想到了小时候,他们也曾这样举剑相对,只是脸上少了一份杀气。那时,就算吵的再凶,也从没想过有一天,他们会站在对立面。他又想到了那个颁给他勋章的人,和那块墓碑。想到了那天路易的嘶吼,和自己的沉默。

但他不知道,对面的路易也在回想这些事。

“开始吧。”尼德霍格打破沉默,话里依旧不带温度。

路易举剑,尼德霍格抵抗,和年少时一样。可路易没想到,突然,与自己抗衡的力消失了,他想收回剑,却已晚了,剑已经直直地刺入尼德霍格的腹部,殷红的血渗出。

尼德霍格身子倾斜,路易难以置信地扶住了他,惊讶于他为什么不还手。尼德霍格吃惊得睁大眼睛,路易的这一个小小的动作,竟然尼德霍格心里的冰湖在这一刻,融化。

尼德霍格想到了小时候,在这个男人面前,情绪总是没法隐藏。他已经隐藏了真正的自己和感情太久,突然就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想路易表明心意。

“路易,你还记不记得一个早晨,我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蹦蹦跳跳地伸手去够太阳,却不小心摔下来,你也这样抱着我,还记得吗?”尼德霍格的声音有些黯然,“现在,我依旧向往光明,却行走于黑暗中,呵,真是讽刺。”

“我佩服绫罗,也真的嫉妒她,她太过美好,在光明中,耀眼得像个天使。我哀悼她,并不是假惺惺的,而是由心的。”

“我好久没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了,可我现在,就是想对你说,再不说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我刚刚是故意没有躲开的,因为,我想,大局已定,死在你手里,也值了。可是我真的没想到,我居然还能死在,我那么爱的人,怀里。”

“我把自己隐藏起来很久了,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情,我想,应该是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吧。”

“我也想过这样做是否值得,但当我想到北地想到师傅,我觉得值。我也以为,你会理解我的,可我们终究不同啊。”

“你哭了诶。但,别流泪,我不配。”

尼德霍格缓缓闭上眼,雨已经停了,但他的脸上还有水痕,是泪。

“对了,我本来已经不想说了,我还是没那么大度。但是我想,成全才是我最好的归宿。”尼德霍格又张开了眼看着路易,“你知道的,我有一位药剂师,他有两粒药丸,喂给绫罗,她就会醒来,记忆也会恢复。两粒都要吃,只吃,记忆恢复不了。替我向绫罗说声抱歉,我对不住她。”

“来世,我还想做你兄弟,但不要反目成仇。”

“来世见,路易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北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绫罗醒过来了,啵啵大喵和我给她讲了以前的美好故事,放心,一切安好。

——暖暖 ”

绫罗没事了,咱们也就不用内疚了。快快醒来吧,让我现在说出以前没说出口的话,做出以前不敢做的事,毕竟,你已经同意了嘛。

床上的黑发男子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似曾相识的地方,却有些惊慌。一旁的银发男子走过来。

“你...你是?”

“记不记得我了?不记得没关系,我以后会慢慢给你讲。”银发男子笑了,“现在,你只需记得,我,是你男朋友。”说着,吻上了黑发男子的唇。

真是恨不起来你呢,还是决定忘记过去了啊。

现在,我要与你一起,在你空白的记忆里,勾勒出美丽的图案。